药理为中心

他不再梦见暴风雨

瓷:

我当然不是要她最爱我、最迷恋我,也不是要她非我不可、把她身边那些为她疯狂为她伤神的男男女女扫得一干二净,而是要我对于她,是无可替代、独一无二、最最重要的存在。至于她遇上哪个白皙秀致敏锐的男孩、有多少人来求她的喜爱,都没有关系。我不介意她爱慕谁、对谁施以善意、与谁多么亲密,但我介意她认为其他哪个人也无可替代,我介意她想念谁,为谁的离去落下伤感一叹。

我想,她也这样想。

评论
热度 ( 7 )
  1. 药理为中心 转载了此文字

© 药理为中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