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理为中心

他不再梦见暴风雨

半夜被琐碎绝望的梦惊醒。
满是恶意的世人,过去中令人厌恶的成分,求而不得的美好。
与温柔干净又深刻的人初次见面交谈却被硬生生打断,同情心发作耐心对待令人不悦的人,却发现他的身后是充满恶意的人在指使坏笑;被人肆意欺骗、轻视、因过去伤到过某些人而被报复。
每个人都面庞清楚个性鲜明,连声音都非常易于分辨。在难得清晰的梦境中,面对面多少令我厌恶的人的丑恶的笑脸,那些诡异、油腻,扭曲的笑容,按着事情的发展凑到我面前,占据我整个视野。
也有好人,是居酒屋的老板娘,我对她很礼貌,后来熟了,看到我会一脸笑意地喊“阿辞”。煮螃蟹的时候看到一只觉得不错的便抓给我。先前我去买了螃蟹的,在一条狭窄的路上,路边的人面前都是大盆大盆的螃蟹和龙虾,很鲜活,跳得很高。我经过的时候一直往我身上跳,我怕虫,便也怕活生生的这些玩意儿,一路过去,胆战心惊。也挑了一些壮的买了,又顺路买了些熟食。回到居酒屋的时候发现钱付了熟食却忘了拿,本要回去拿,老板娘让我坐着,指使一个其他的女孩子去帮我拿了。
后来吃螃蟹什么的时候发现买的那些螃蟹的角砸开来里面只有一滩臭咸水,唯有居酒屋老板娘抓来的那只螃蟹,蟹肉满满地几乎要撑开来。

但她只属于梦的前面部分,后面也没有出现。

梦的最后我逃入一个大型超市,终于旁边没有了人。
我看着鲜艳包装的零食干呕,面对发出甜香的清洁用品干呕,所有我停下的看到的东西,都让我干呕。我想着很多时候干呕未必是怀孕,可能仅仅是干呕的人被恶心到了。
我一路从楼梯逃下来,路上旁边的有一个又一个水果的摊子,每一个台子上都是不同牌子的水果,晶莹剔透 ,跟塑料做的一样 ,每一组看上去一模一样,一样的摆位,一样的涂满蜡的苹果和晶莹剔透得过分的葡萄。我一路看见这些景象,又开始干呕。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药理为中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