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理为中心

他不再梦见暴风雨

来我给你们看我不在写文的时候我在写什么鬼

瓷:

子规啼血,比痛苦更难捱的是喉咙里的血腥气。你会因为海水的腥气而拒绝吻一条鱼吗。不,我不愿意吻所有的事物。或许吻不足以救赎。人永远无非获得救赎。不,这句话我要反驳。心中有一丝不灭的火光,风一吹就能烧成燎原大火。火,flame,确实比fire读起来浪漫。浪漫?浪漫已死。那现存的浪漫是什么?AI。泪水都是化学物质,你透析它,或许知道谁流泪,却不知道为什么流泪。这有什么用呢?谁不流泪呢。全世界流泪。全世界包括谁?世人。世人也会流泪呀。哭泣,整个世界下雨。雨水是不是泪水。雨水是天水,甘甜,而饮泣酸苦。“我只想得到天上的水,但不是你的泪。”人走一遭还是不要那么薄情了,啊,我是最没有资格这么说的。资格,我已丧失为人的资格。失格,别说失格,你从没有入格。为人还需要资格吗?入天堂要的,窄门嘛,你不肯丢下的东西就是你的累赘,金钱不能进,财宝不能进。那我背上背的沉甸甸的理想和怀里抱的满当当的爱呢?我能进窄门吗,好吧,活该我下地狱。有人为地狱里的我垂下亮晶晶的蛛丝吗?有蛛丝我也不爬,恶心。芥川讲“假如堕入地狱,我保准以闪电一般的速度夺过饿鬼饭食。更何况什么刀山火海,只消住上两年三载,也可以泰然处之。”我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佛慈悲。所以你入过地狱吗。你入地狱旁人怎知你是佛呢,满身金光?刀枪不侵?那你也未曾受过什么苦难嘛。也不像献祭。有人说劳动中才能摆出献祭的手势,好吧,那我不在献祭。除非写作也算一种劳动。天哪,别侮辱写作好吗,这能相提并论吗。天哪,别侮辱劳动好吗,劳动有血有肉,写作只有漂亮的皮囊或枯瘦的骨头。写,不停地写,只有抛弃生活的人,或者被生活抛弃的人才能在苦境中不停地写。君特讲失败使人善于言辞。所以我学会了花言巧语。说,不停地说,侃天侃地,讲荤话也讲哲学,碰上不懂装懂的人还可以讲荤话一样的半吊子哲学。果然人还是要摆出一副高深的嘴脸,世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人太多了,你把自己搞得像人样,才能天天听到人话。当然有的人本来就不讲人话。为简化问题,我们把他们舍去。哲学就是要把问题搞复杂的,麻烦出门左拐物理系好吗。物理物理,万物的真理。哪里有真理,不存在的。我说过,我爱奇迹胜过爱真理。但是我今天突然想到奇迹之所以被称为奇迹,就是因为在很多故事里没有奇迹。没有英雄来救你,没有雨水降临赤地。对的,希望是娼妓。啊,唯一的希望就是可以指望希望是抹大拉!

好了就这么多,我要去吃饭了。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这么能逼逼我看你开学怎么写850字考场作文。吃饭去吧辣鸡。

评论
热度 ( 23 )
  1. 药理为中心 转载了此文字

© 药理为中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