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理为中心

他不再梦见暴风雨

“治子小姐?你竟觉得她是你们中最独特的?这个错了啊,在我看来她是最无趣味的。是的,她符合所有贵族小姐该有的美貌,气质,谈吐,才能和心计,但她只是把每一项做到了最好而已。”

 

我觉得治子小姐没有那么肤浅。而他读懂了我的眼神,于是又讲:

 

“至于她经历过怎样的苦痛,有怎样丰富而复杂的灵魂,与我又何干呢,与所有她的追求者又何干呢?这样一个时代,所有的探究都停留在表面,谁有空闲去在意那些呢?”

 

“就像一颗珍珠,”他从盒子中拈了一颗珍珠,“表面是光洁的,最里面不过一颗尖锐的石子。她并非天生圆满。”

 

“这种被痛苦磨砺出的圆润,竭尽痛苦去成就出来的光彩,却也是千篇一律。她只能是这样了,还能怎样呢。纵使比其他珍珠更完美一点,也不过更昂贵那么一点,又有什么特别呢。”

 

“而敦美是白玉啊,”他指向我桌上那小小的雕刻,光泽柔软如牛乳,剔透如月光,从中国带来的白玉。他看向我,千万珍重。

 

“孰贵孰贱,不是很清楚吗。”说着他松开手,那颗珍珠落到地上,发出几声清脆的跳动声音,又归于寂静。他没有去捡,是的,对于富有的他,这一颗珍珠不值一提。

 

我的眼睛突然有点酸涩,在这真诚无比的赞美中我的悲哀超过了喜悦,我不认为我有资格去同情治子小姐,但我想到她可悲的完美和更为可悲的灵魂,忍不住想为她流泪。

评论 ( 2 )
热度 ( 26 )

© 药理为中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