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 in the city

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

【织太】若你感到是灵魂所归

雾气蒙蒙的小巷里,夜色寡淡稀薄,抬头看天,夜里没有星子,月光也冷冷清清。尽管就走在我的身边,太宰的脸也模模糊糊地看不分明。月光照不亮他,只在他脸上落下重重阴影。冷风刮来席卷周身,夹杂满冰凉的水汽。他似乎没有觉得冷,我知道他受了伤,可能此刻血还在洇洇向外冒,而他神色如常好像沉淀着,又好像被风吹得浮在了半空。混混沌沌中飘忽不定好像狂风冷雨中微弱的星光。 

 

两边房子的阴影覆在我们身上,我们慢慢走着如同起起伏伏地漂浮在海洋里。

 

 

我觉得我可能说不出话了,任凭视线散乱,宁可思想在头脑里四处游荡也不愿用一丝半点的语言打破寂静。

 

 

他的步子稍微慢了下来,他正处于两幢房子的阴影之间,整个人暴露在月光下。他的脸泛出一点银白的光泽,好像月亮这把弯刀早已钩下来挑破了他的脖颈放掉了他全身的血液。

 

 

“织田作。”他喊我,语气飘忽不定叫人想不透他抱有什么样的情感。

 

 

我侧过头看他,他注视我的眼睛,眼里是十八层地狱之下的深渊,让人产生对堕入其中永不复生的恐惧。那眼神像是被毒蛇牙齿萃取出来的毒液浸染过,偏偏是又是甘美的毒。好像蛇在吐着蛇信子一般,他的眼睛幽幽地哀求着,溺水的人般向我呼救说怎么办啊我离不开你了。

 

而他只是轻轻转回了头,说:“好安静啊。”

 

 

至于我呢,我早已失去了所有的表达欲,但是我很想要回答他,哪怕他早已习惯了向一个只是包容从不反馈的人表达。从没有学会那些漂亮话,也早已摒弃了多余的说辞,我突然想不到任何可以回复他的言语。然而容不得我去想了。我的心脏已经先于预感地跳动起来,隐隐地,却渐渐响起也如擂鼓也如闷雷。一闪而过的画面中我看到我们即将走到路的尽头,而他即将靠近我,再靠近我,然后把那咀嚼惯了死亡滋味的唇送上,从我的口腔中探寻那一点点属于生者的氧气,供他在所有绝望的挤压和迫近之中呼吸。

 

 

评论 ( 12 )
热度 ( 33 )

© 4:00 in the ci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