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 in the city

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

当我们写双黑的时候我们想谈论什么

我看了很多双黑的文章了,也爱上了许多写手。这些写手的作品尽管背景,题材,甚至人设变化着,但一个人的几篇文章中总还是隐隐透出相同的主题。这便是她们想要表达的东西了。

 

写着同样的一双人,却在各谈各的。有些人讲勇敢,碰到棉花都会受伤的胆小鬼,最后还是鼓足了勇气去追求值得相信的;有人讲犹豫,在爱情面前停滞不前,不敢向前的温柔与沉默;有些人讲默契,仿佛相连的血脉,灵魂紧紧缠绕;有些人讲温柔,讲那所有的黑暗所有的背叛薄情算计争斗之中仍旧透露出的动人心魄的美好;有人讲疏离,从未读懂和过度解读永远是令人血肉生疼的刺;有人讲紧密,过往永远牵扯血肉,论灵魂皆是漂泊弃人:有人讲死亡无可避免,若有可能一同归于尘土也好,即使独自选择逝去都未必抱憾;有人讲生存,哪怕绝望满心,世界不温情世人也没什么动人,但未必没有彼此的活路;有些人讲希望,尽管迷恋着死亡,又沉浸于悲伤与颓废中,还是为那一个人而生存下来;有的人讲绝望,哪怕下定决心与全世界对抗,最后还是在苦痛之中惨败得一塌糊涂。

 

而我想要讲的大概是卑微。

 

这两个人太骄傲,自负栽培他们,自卑杀不死他们。而爱的苦痛叫他们抬不起头来,叫他们的心乒呤乓啷碎一地,叫他们固执而自负的面庞黯淡失神,叫他们贮了九尺寒冰的眼睛融化,然后不住地流泪。

 

说到底都在讲生与死与爱。讲两个人怎样穿过幽暗的森林,听到对方隐秘的呼救。

这两个小子一遍又一遍互相争吵偶尔温情进进退退跳海殉情,叫你一次又一次微笑或者心碎。啊都是套路,他们好像也就那么几个结局,不断上演来上演去。但你还是被他们打动了。他们好像总是距离爱情那么远,又距离死亡那么近。

 尽管他们的故事,很多充斥着漆黑的夜,血液,刀枪,背叛,突如其来的死亡,然而在我看来最绝望的,还是那篇初见不可见之物。面对命运的折磨最终无能为力的苦痛与惨败,叫我领略尽了绝望的滋味。而文中,在不知结局,一切未定的时候早给出了这样的真理:我们只要恨死亡,恨魔鬼,爱所有人。

这么多个平行世界,有很多个太宰在自杀,也有很多个中原在救他,但也有一些个太宰向中原求救:我不想死。脆弱的孩子,也或者脆弱地像个孩子。

我们一不小心看到了很多很多不圆满的故事,大部分时候,我们也知道,几乎所有的故事,都不由我们写下结局。

但是到最后,我们可能也就这么想了:生也好死也罢,紧紧不放也好渐渐疏离也罢,勇敢赌一场也好永远犹豫不决直至失去也罢,哪怕真的这个故事绝望到无论怎样改变都不会有更好的结局了,我们最后还是原谅了这个世间。

 

 

 

对开始的时候是有逻辑的但是后来我也不知道我在讲什么了,啊我就随便讲讲我怎么知道我自己在说什么

评论 ( 4 )
热度 ( 43 )

© 4:00 in the cit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