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理为中心

他不再梦见暴风雨

其实吧,也不是每一篇文章都要探讨死亡

根据我看文这么些时间积累的经验,对于生与死的看法之于双黑圈,就仿佛哲学的基本问题之于哲学。

哈,在写文时讨论这个问题总是非常重要的,毕竟一个热衷自杀的太宰,再加一个做着轻贱生命的工作的,自己也不知何时就会丧命的中原,再加两个人之间滑稽的“虽然我们立场上是对手私下里是死对头但是如果太宰支援晚了中也就会死”的矛盾的关系,再加一些时时刻刻想着他们狗带的外国友人(误)们,再加两个人在三次元里都遗憾地英年早逝,显然,写一篇完整一点的他们的故事,首先还是要考虑一下他俩怎么死。

我们不停地探讨生与死,但觉得也不是非要过于追求这样一种的思考。他们的原型三次元里是诗人小说家,他们可能比我们想得更多更深,他们有时候确实显得难以理解。但是他们也是普通人,普通地遇到感情的挫折,生活的失意。他们也有简单的欢乐和悲伤,享受一点平凡众生的幸福和苦恼。

他们也没有每时每刻探讨这些。


其实不去思考生与死,还是可以探讨真诚与虚伪,欢喜与悲哀,坚持与放弃,理想与现实,自我与众人;还可以探讨选择正确吗,这是想要走的路吗,还有可能吗,有谁敢放手一搏吗,谁会先败下阵,他们的爱情值得吗,什么时候愿意放弃自由,彼此能否终结苦痛,要打破局面改变现状吗,平衡和混乱更应该选择哪个,世界怎样对待他们,如果没有背叛呢,真的信任吗,他们见过了那么过人经历了那么多事还可能相爱吗,他们会不会舍得放下羁绊。又或者“小说家,怎么可能理解诗人的灵魂?”



实在不行探讨探讨“哎,你最喜欢的到底是什么花。”



这也非常浪漫了嘛。






零零碎碎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评论 ( 8 )
热度 ( 44 )
  1. 药理为中心药理为中心 转载了此文字  到 

© 药理为中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