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理为中心

他不再梦见暴风雨

其实我也没有想要拆穿你

我老觉得太宰这个人,从小就缺爱。有的时候没有受伤,还是在头上多缠了几圈绷带。然后假装和我邂逅,专挑森先生和红叶姐不在的时间。

我那时候是太好骗了吗,也不去讽刺他,也没有幸灾乐祸。我只会问他这是怎么了。我还想着明明上次出任务的时候还没有这些伤的,他是不是又想方设法去自杀,没有寻得应得的解脱却在身上又添新伤。

后来坂口安吾告诉我,太宰有时候在他和织田作面前也是这样。两个人都心知肚明,都哄小孩子似的慰问几句便作罢。不过毕竟年龄不一样,他们认识的时候太宰都十七了,但我们当时太小,大概才12?不过他这么瞒着我大概一直瞒到了十六岁,受了伤躺在床上被我给拆了绷带我才发现。我在黑手党干部准干部中算不上是最聪明的那几个人,但能坐到这个位置,我当然不是容易被欺骗的。然而我想,要不是亲身帮他拆开绷带,我可能一直到他离开都不知道吧。

面对这个有着毛茸茸的黑色头发的,眼中透露出委屈和伤痛的孩子,哪怕看到他眼底薄而不可破的坚冰,我也没有理由去怀疑他身上的不少绷带底下根本就没有伤痕。没有受过那些伤,却要炫耀那些伤痕。

太矫情了,太宰。


评论 ( 10 )
热度 ( 42 )

© 药理为中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