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理为中心

他不再梦见暴风雨

非要讲人生之痛的话:螳臂挡车,削足适履,刻舟求剑

2018-08-12

那种欧风的元素加得特别多的短篇看得我眼睛疼。

2018-07-25

我经常翻她的微博,她简介里是一句:你又来了
我每次看到就想,诶,是,我又来了,因为相信和喜欢那两个人,所以发生怎样难过的事都赶不走呢,你不也是。
但她的简介今天换成了:你别来了

药理为中心:



我很喜欢D圈一个姑娘,温柔善良,写的文字像风一样温柔,她是最早的一批,坚持了好几年,眼见D圈从很小变大变得强大丰富有趣变得极盛再走向乱七八糟鱼龙混杂内忧外患到现在疯狂排除异己,圈里人流水一样换了几批,最早最好的一批人全走光了只剩她一个活化石。我两年前就受不了风气走了,这两天回头一看她居然还在。她这么多年什么要付出的事一直冲在最前头,经历了大风大浪,不知道吃过多少苦,最后因为安...

2018-07-19

我很喜欢D圈一个姑娘,温柔善良,写的文字想风一样温柔,她是最早的一批,坚持了好几年,眼见D圈从很小变大变得强大丰富有趣变得极盛再走向乱七八糟鱼龙混杂内忧外患到现在疯狂排除异己,圈里人流水一样换了几批,最早最好的一批人全走光了只剩她一个活化石。我两年前就受不了风气走了,这两天回头一看她居然还在。她这么多年什么要付出的事一直冲在最前头,经历了大风大浪,不知道吃过多少苦,最后因为安排事情选择了不对的人,坚持支持那个人,而被辱骂到离开。
我曾经觉得那个圈子像个家,因为正主太过年轻干净而温柔得要死。想起最初一批人和最好的那段时间,这个世界怎么这么容易变质。

2018-07-19

我想要回到那群温柔勇敢的人中。

如同生命的真谛不会在只剩下杀戮和欲望的地方,爱的真谛也不会在厌恨与难以捉摸的纠缠中。

2018-03-24

我是非常容易活下去的人,只要有地方可以消耗我生产过度的热爱与虔诚

只要不像现在这样,痛苦的时候竟没有一个名字可以揪紧

2018-03-21

我是不知道的,那一段时间我停止了和所有人的联系,我当然是不知道的。

那一段时间我也很痛苦,但我捱过去了。我觉得我因为我命硬,后来我想到,因为也许我们相互倾诉时,说的是类似的苦痛绝望,但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她所经受的苦痛,远比我想象的要多。

我当然不会写悼文,我不过是一个爱慕过她,有幸窥见她的火焰的人,并且向来,无意探究火焰的源头。即使现在想也来不及。

我只是觉得,失去了她,我便失去了一些勇敢地去反思反省反对反抗这个世界的勇气。

我有时会想,凭她的文才,她的思想,她能够走到多远,她会不会成为一个挟持“伟大”一词的人。可她根本走不下去。

我只是惋惜。她是受迫害而死而非殉道而死。

而且我根...

2018-03-19

瓷:

我当然不是要她最爱我、最迷恋我,也不是要她非我不可、把她身边那些为她疯狂为她伤神的男男女女扫得一干二净,而是要我对于她,是无可替代、独一无二、最最重要的存在。至于她遇上哪个白皙秀致敏锐的男孩、有多少人来求她的喜爱,都没有关系。我不介意她爱慕谁、对谁施以善意、与谁多么亲密,但我介意她认为其他哪个人也无可替代,我介意她想念谁,为谁的离去落下伤感一叹。

我想,她也这样想。

2018-02-22

所谓存异

这一篇我留着,因为想说很久了。这是一直以来的想法,本意不是针对谁的。


每个人都有点表达自己想法的权利,无论对与错。何苦强求别人想法相同。我和人交流,很喜欢互相讲讲自己的看法,不一样更好,这意味着新看法,新思路。如果比我讲的更好,当然很好,讲的我不赞同,反驳,但是也认真去考虑一番别人的说法,并且是“我的道理摆在这儿,你听不听取是你的事儿”。我想,尊重意味着能够“存异”。

而且我想不明白的是,我从未把话说绝。很多东西,我没有完全去否定,只是保留态度,顺便稍微带点个人看法。很多东西,我只是认可存在,也没有拼命去赞扬。反驳我之前,麻烦先看清楚,别先劈头盖脸骂过来。

我只是表达...

2018-02-20

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我感觉其实吧

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好好谈个恋爱,还不如死一个呢,死一个还能假装得温情脉脉一点吧

2018-02-14
1 / 5

© 药理为中心 | Powered by LOFTER